-Лекарство-

Who are you running to?

中午背着书包去了教九。

蹲在六楼的楼梯间听歌,正要哭的时候,妹妹好死不死过来,打了我一下,问我在干嘛。
我哭兮兮地说你他妈怎么在这,他说我在这上课呀。

他说我们一起吃饭吧,硬拉着我进了电梯。

他说你这样很好啊,我很羡慕。
我说你羡慕个大鸡吧啊。

因为你还可以为了喜欢的人伤心啊。
像我这样的,早都麻木了好么。

你不要说话像个老娘们我们还是可以做朋友的。

“那难道你希望她一辈子嫁不出去吗?”
走在去学一的路上,他忽然转过头问我。
“她也不能嫁给你啊。”

后来我们吃了个饭,我又去了教九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