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Лекарство-

Who are you running to?

还是很难受,整个晚上上吐下泻。倒是没有哭——一直以来养成的习惯,不如说是恶习,出了什么事,第一个反应是面无表情,然后变得特别爱笑,笑到别人都觉得这逼有毛病吧。哭是很久以后的事情。
所以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会哭……我下个星期一还要给她交作业呢。
还要背书。
还有好多课他妈的。
不知道。

太难受了。

但是明明知道她有个十年的男朋友,为什么还要走心呢。
不是。
明明是这么看不见一点希望的事情,为什么要这么动感情呢。

自由意志……你这该死的锅。
既然当初色胆包天喜欢上不该喜欢的人,那么就该做好她结婚的时候你连心带肝一块儿疼的思想准备。
没什么不对的。一切都很好。那个男人很好。这是一件值得祝福的事情。
除了我。
But who fucking cares?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