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трансцендентальность-

Who are you running to?

大多数的家庭,都希望多陪孩子,都希望不要在孩子面前打架。而这些事情的发生往往那么不可控,那么无奈。离别的痛苦,当然不止有孩子在承担;斗殴的恐惧,当然不止有孩子在睹视。教育学的思路,似乎总是在告诉我们“童年决定未来”,就好像小时候和长大了就不是一个人了,是一个人变成受他影响的另外一个人了;就好像要保护“未来的那个人”,决定如何对待“现在这个人”。而其实,不论是幼稚还是垂老,都是你我的生命体验抑或历练,它总是在给你上课,让你明白:你是不可被保佑的——若全然寄托于塑料菩萨的恩照,罢了也只剩内心镀成金石,告诉自己:“都过去了”。


——姜思达,《塑料菩萨》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