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Лекарство-

Who are you running to?

三点醒来 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 一下子想到我去西安之前到医院看主子 晚上我睡折叠床 翻来覆去睡不着又不敢吵醒她 十一点多的时候忍不住爬起来,蹑手蹑脚走到病床前看了她半天 心想她睡着的时候看起来好无辜的样子 然后我就哭了 怎么都忍不住 最后她还是醒了 伸出没有针头的手给我擦脸 说我是个哭包 还说她等我回来 第二天 我就走了
现在也想哭 妈的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