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Лекарство-

Who are you running to?

一开始和主子滚床单,我什么都不会,只知道像狗一样到处乱舔和摸,偶尔和她对上眼睛,我会俯下身用力咬她的脸、嘴唇和下巴,她紧抓着床单忍着,极少数时候会叫出声来。
我会死死地按着她,说,求我。
她怯生生地看着我,半天不说一句话,然后弱弱地说,嗯,求你。

评论(1)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