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Лекарство-

Who are you running to?

有过自残倾向很严重的时候,那些时间主子总是很不高兴……她会抚摸我手上的伤疤并且呜呜地哭,会盯着那些疤痕看很久,一遍又一遍地亲吻它们,说,快点好起来吧。

她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分担我的疼和焦虑吗。把这些东西转给她一点点,那么我也会好起来吗。我并没有想过。我觉得她对这些深信不疑。

这蠢女人。

评论

热度(1)